小說-[4]-霍卡

於是霍茲菲爾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按下播放鍵。電視機里馬上傳出女人的呻吟聲,霍茲菲爾漲紅了臉目光完全不知道放哪裡好,他緊張得要命,雖然心裡一直在嘲笑自己“他媽的你害怕個屁!”忍不住想看看身邊卡米洛的表情,卻在瞄到對方抱住抱枕的手時,又馬上把視線縮回來。<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真是……特麼的遜死了。究竟在緊張什麽啊!

高潮部份,霍茲菲爾的眼睛才終於落回電視上,耳朵里聽著各種令人覺得害羞的聲音,看著電視里激烈的畫面,霍茲菲爾覺得有種血氣上沖的感覺。可是……可是!他媽的卡米洛在隔壁啊!離自己五釐米的位置,要控制住,控制住……

可憐的霍茲菲爾,進一米八的大男生,拳擊社團裡的王牌。此時此刻卻在自家客廳里石化了。看小黃片看成這樣,霍茲菲爾覺得除了自己,世界上應該沒另一個了。

就在這時,身為罪魁禍首的小鬼不自覺地笑出了生。霍茲菲爾機械般地轉過頭去。

“霍茲你的表情好好笑……”

“欸?哪兒哪兒?”

德恩聞訊湊過頭來,被霍茲菲爾一手推開,“哪有?!”多少有點兒惱羞成怒的因素,“你不好好看電視看我幹嘛?!”

被對方突然一吼,卡米洛覺得莫名其妙,愣在那裡一時間說不出話來。德恩來回看了他們倆,最後沒心沒肺地出來圓場,“還不是因為我們這位小帥哥太有魅力,比這電視上的女人還吸引人眼球。看~這結實的胸膛。”說著就伸手去捏。被霍茲狠狠地捏了回去。

吃不成豆腐的德恩又把魔掌伸向了在一旁偷偷笑的卡米洛,勾著他肩膀頗有深意地說:“要不要哥哥幫你解決一下?”

卡米洛“不”字剛說出口,霍茲菲爾就啪地打開了德恩的手,然後把自己往懷里攏,惡言惡語地警告著德恩。

“你敢?!你不怕廢掉你就試試!”

德恩攤了攤手表示自己在說笑,“行行,你就一輩子護著你的寶貝弟弟,讓他做一輩子的純潔小天使吧。”

“那當然的。”霍茲菲爾脫口而出的話讓卡米洛白了他一眼。

 

最終小黃片還是沒看完。卡米洛後來接到個電話就回學校了,說是老師讓他回去幫忙做些什麽。

兩人把卡米洛送到車站,待卡米洛上車後,德恩看著揚長而去的公交車,再看一眼盯著公交車離去方向一直在目送狀態的霍茲,隨意地說:“你還真護著他啊……”

霍茲菲爾終於收回目光,用“你白癡嗎”的眼神看著損友,“那不當然,你不也把你弟給寵上了天。”

“我跟我弟……”德恩突然停頓了一下,“我跟我弟哪一樣,況且他又不真是你弟。再說了我對我弟可是該教的都教了。”嗯,不該教的也教了。

“你以為人人都像你這麼色。再說不真是又怎樣?不真是救不能護著了?”

德恩察覺到自己無論怎樣也只是在對牛彈琴,歎了口氣丟下句“反正我就不相信你能護他貞潔一輩子”就趕去接那個在補習班上課的弟弟了。

霍茲菲爾在心裡鄙視了損友一陣子,決心一定要兌現自己的話。

 

可是在當天晚上,他就自己打了自己的嘴巴。

他做了一個夢,夢中自己成了今天看的小黃片里的那個男人,而躺在自己身下細細呻吟的,卻是他誓死要護著的小天使。

霍茲“啊!!”地驚叫出聲,睜開眼醒了過來,而後感覺到自己異常兇猛的那啥時,更是罪惡感徒增出了一身的汗。

完了完了完了!霍茲菲爾你怎麼可以這樣!難道心跟著年齡一樣變骯髒了嗎?!不,肯定是因為德恩那小子的關係!!不行啊啊啊啊啊怎麼可以怪別人……心裡罵了自己一千遍之後,我們的霍茲菲爾同學,還是很不爭氣地走向了廁所……

 

XXXXXX

到了上學那天,霍茲菲爾完全不知道該用什麽表情去面對卡米洛,只能一個勁地逃避,儘量避免跟小少爺接觸,眼神接觸也不!下課躲著他,連中午吃飯都沒找他,自己扯了德恩躲起來啃麵包。

德恩一瞧霍茲菲爾的樣子就猜到了什麽,拍拍霍茲菲爾笑得一臉得意。

“你這樣躲著是個法子嗎?”

霍茲立馬嗆著了,喝了一大口水才裝傻蛋地問:“你說什麽啊?……我……躲著誰了?”

“……”德恩一臉你不告訴我就別怪哥不幫你的樣子,拍了拍他肩膀朝外面指了指就閃人。

霍茲菲爾順著德恩指的方向看過去,發現卡米洛正朝自己遠遠地走過來。

糟糕!!喊天喊地喊媽媽的霍茲菲爾撒腿就跑起來。是的……撒腿就跑。他實在不知用怎樣的表情跟卡米洛說話,再說他一急起來智商就急劇下降,毫無疑問地,他這一跑,就惹毛了我們的小天才。

被躲了一整上午的卡米洛看到霍茲瞧見自己起身就跑,先是一呆,緊接著也不要命地追上去。

兩個人在學校上演起追逐大戰,卡米洛覺得自己一年的運動量都在這里散發了,可是要不堵住霍茲就不甘心。搞什麽啊那傢伙,難不成自己臉上長了什麽難看的嗎,用得著見鬼一樣地躲著?想來自己應該也沒做過什麽惹了他的事啊……?越想越覺得委屈,卡米洛習慣性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告訴自己要堅持住,等下截到了非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卡米洛心裡發狠地咒駡這,然後,他摔了。腳一發軟,啪一聲趴在了樓梯上險些往下滑。

好痛……迎著周圍熱刺刺的目光,卡米洛有點勉強地扶著樓梯扶手想站起來,卻無奈腳使一點力就痛得要死。

果然是扭到了嗎……看了一眼四周,好像沒人要來幫忙的樣子,卡米洛乾脆自暴自棄地坐下來把頭埋在手臂里。

霍茲大壞蛋,有種下次測驗都別找我,有本事你就別找!

而我們少根筋的大塊頭,在急速衝刺了一段時間之後,也總算發現了不對頭。追在身後的卡米洛不知什麼時候不見了,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往回走。

霍茲菲爾往回走時,剛好打了上課預備鈴,四周的學生都急急忙忙回教室去,人一少,遠遠地就發現了坐在樓梯上的卡米洛。想著會不會是什麽陷阱,那小子最會玩這招了。於是便躲在轉角處偷偷看著。

過了一會兒,正式上課鈴都打響了,卡米洛還是一動不動。

怎麼了這是……?不應該啊?這樣的好學生沒理由因為要昨弄自己不去上課才對……雖然可能老師說的他都懂……越想越覺得不對勁,越想霍茲菲爾就越發擔心起來,連忙小跑過去輕輕推了一下對方。

“欸你怎麼了?”

“……”

“喂,上課了啊?你怎麼了你別嚇我啊!”不依不饒地想拉對方起來,終於卡米洛有了反應,卻是一下拍開他的手。

霍茲詫異了幾秒,看見卡米洛緩緩抬起頭,卻賭氣地不看自己。動作極其不自然地想站起來。這回霍茲同學憑著多年跌打經驗,斷定了卡米洛扭傷了腳,悔得腸子都青了。立馬伸手去扶。

“不用你……”手還沒碰到,卡米洛就硬生生地一句話砸過去。

鬧彆扭了鬧脾氣了。

霍茲菲爾皺了眉,硬是一手搭在卡米洛腰上,“你是要我抱你呢?還是背你?二選一。不說話呢,就是默認要抱。”語氣里透著少有的強硬。

卡米洛仔細地衡量了一下,最後還是不情不願地選擇了背。

去醫護室的一路上,兩人都沉默著沒有說話。霍茲菲爾雖然腸子青,但一安靜下來還是會想起那糟糕的夢,何況現在人在背上,觸感真真的。如果不是肩負著要把因為追自己而扭傷腳的小少爺背去醫務室的重任,霍茲菲爾可能就真一頭撞墻上去了。

而卡米洛除去賭氣這因素之外,大概剛剛勉強站起來導致腳更痛了,內心又實在覺得委屈,怕一開口就成了哭腔,所以緊緊咬著唇咬得都發白了。

到了醫務室,給老師檢查過說沒什麼大問題時,霍茲才松了口氣。按老師吩咐,背了卡米洛到醫護床上坐著,拿了藥油幫忙揉腳腕。看著卡米洛腫起來一塊的腳腕,不知怎的心里一揪一揪的。

霍茲菲爾偷偷觀察著卡米洛的表情,怕一下太用力揉痛了他,後者只是一直盯著自己的腳,沒任何反應。

空氣安靜得另霍茲難過,實在受不了這種氣氛,霍茲先開了口,“那個……對不起啊。”

靜默了一陣子,才聽到對方不溫不火的聲音,“你是說你躲我的事,還是我扭傷的事?”

“都……有……”

“……”空氣里靜默了漫長的幾秒,卡米洛扔出了一個直球,“那你說你爲什麽要躲我。說了就原諒你。”

霍茲菲爾低著頭支支吾吾半天,說不出個所以來。感覺到肩膀被不耐煩地輕輕踢了踢。

哎喲姑奶奶我的大少啊,難道你要我說我解決生理問題的時候想的是你嗎?打死我也說不出口我做春夢的時候夢到我壓著你啊啊啊啊……退個一萬步來說,我說的出口未必你想聽啊!?

“額……我……昨晚做夢了……”

對,做夢了沒錯。

“什麽夢?”霍茲稍稍抬頭瞄了卡米洛一眼,對方挑著眉明顯上了勾。

“說了你別生氣啊……”咽了口唾沫,霍茲低下頭繼續說,“就是……那啥的……我……昨晚夢到你追殺我……”絞盡了腦汁,編了個蠢藉口。

“……哈?”

“就是你,要殺我。”

“騙人。”一口咬定。卡米洛感覺到對方握住自己腳腕的手明顯抖了一下。

“哪啊……真的!”

還在死撐。卡米洛吸了口氣,“霍茲,看著我。”對方依舊不抬頭,“你要是沒說謊你看著我說話啊。”

……

……

“我去跟阿姨說霍茲你拉著我一起看小黃片……”雙方沉默了一陣子之後,卡米洛嘟著嘴用十分淡然的語氣說要跟家長狀告霍茲菲爾,後者蹭地一下站起來,“我還要說霍茲一見我就跑,不理我,害我扭了腳。”

那個就要被狀告的傢伙一把捧起卡米洛的臉蛋雙眼死死看著他,眼中滿是焦慮,“哎喲我的小祖宗你想害死我嗎?“

卡米洛看著霍茲一副急得快要哭出來的表情,開心地笑了笑,“你終於看我了啊?”

霍茲瞬間有種遲早會死在這小子手上的感覺。自己的軟肋好像對方全都知道,可這小鬼的卻像百慕大三角一樣,迷一般的存在。或者根本是沒有?

霍茲菲爾無奈地敲了對方的額頭一下,背過身蹲下來,“來少爺,奴才背您去上課。”

 

幾年之後,霍茲菲爾才知道原來卡米洛並非沒有軟肋,而且自己的軟肋其實也并不是不及格或者母親的責駡之類的。

當那個少年不顧身上流血不止的傷口,打完電話之後一直緊緊抱著自己念叨著什麽,後來又對著自己痛苦大罵的時候,他才知道,其實他們的軟肋,都是對方而已。

一直都是對方。

 

事件以霍茲菲爾接卡米洛回自己家住了一個星期有多結束。說是負起責任照顧腿扭了行動不方便的小少爺。

當霍茲背著卡米洛進入家門,母親問卡米洛扭到腳的原因的時候。霍茲菲爾當真出了一身冷汗。背上的小少爺輕輕捏了下霍茲的耳朵,然後用一種天然無害的聲音跟母親說,“我自己下樓梯的時候不小心扭到的。……你說是吧霍茲……”後一句只有兩個人聽到。而後,卡米洛也再沒問及關於霍茲躲他的事情了。

所以,卡米洛究竟知不知道事件的真相,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媽啊謝天謝地終於碼完了,一晚上本來沒什麼事情卻突然多了好多事情......

也感謝校園網今晚沒斷我網不然我趕得就白費了...OTL

 

阿彥請賞用~

奔去洗澡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