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3]-霍卡

卡米洛在霍茲菲爾16歲的時候搬走了,搬得很匆忙,甚至連見面都沒有。霍茲因此生氣了好久。<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對,他想他是生氣的,居然搬家都不跟他先說一聲,都那麼多年朋友了,居然不說一聲,提早說一下也好啊!居然,還真是說走就走啊……以後都沒機會見面了嗎?應該會回來吧?

其實也真是失落的。

渾渾噩噩過了好幾天,直到收到卡米洛的信件。整個人都有一股死灰複燃的感覺,但當時霍茲菲爾還沒去探究爲什麽會這樣,他只是覺得高興,那小子果然還是在乎我的嘛!這樣臭美了一頓。

於是這一年,他們一直用書信來保持著聯繫,卡米洛每次寫的話語都不過,雖說如此,每次寫下要說的話時都會嘗試著猜一下霍茲菲爾看到這話時的表情。到了後半年,卡米洛開始忙起來。

他要跳級,到霍茲菲爾的學校去讀,雖然對於卡米洛來說是家常便飯,考試一點難度都不可能有,可是畢竟一下子跳這麼多級,總得有實際數據去表明自己的能力。於是卡米洛開始奔波與各地方的比賽,即使再忙,他也儘量抽出時間回霍茲的信,故意一字不提要跳級的事,要給霍茲菲爾一個驚喜。

 

理所當然地,卡米洛做到了,當他站在高二的講臺上,聽著老師所作的介紹。“這是你們的新同學,是跳級生,只有14歲,你們多關照一下啊……自我介紹一下?”

卡米洛看到台下霍茲菲爾眼睛睜得要調出來一樣,不敢相信的樣子,“我叫卡米洛,請大家多多指教。”然後,他笑了,看著霍茲菲爾,露出了一如往常,勝利者的笑容。

 

××××××××××××

 

“你小子!爲什麽跳級也不說我一聲!”一下課,霍茲菲爾就串到卡米洛身邊,不輕不重地拍了那個一肚子心思的傢伙一巴掌。

被拍的小子正想開口,同學們就都因為霍茲這麼一說圍了過來,高興的神情隨同剛張開的嘴硬生生地收回來。麻木地回答著一個個諸如“你們認識?”“哎才14歲啊好厲害”等等的問題。

過了好一會兒,被晾在一邊的老朋友明顯不樂意了。嘿明明是我先來找的怎麼變成了長著大痣的媒婆角色了?於是霍茲菲爾說了句去廁所,拉起小天才跳級生的手往外拽。

卡米洛不外露地送了口氣,手輕輕握了下霍茲的手心表示感謝。

霍茲菲爾嘿嘿地傻笑兩聲,開始打量起許久不見的往日鄰居。感覺對方好像長高了挺多,臉也開始有了菱角——雖說不太分明還是有點像女生,可總也不像以前的小包子臉了。當然,這話他可不敢說出口,以前跟隨母親看連續劇的時候,曾經開玩笑地跟卡米洛說:“妹妹啊妹妹,做老爺我的丫鬟給你買條裙子穿?”結果卡米洛妹妹一本百科全書拍下來並且無視了大老爺兒一個星期。

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那略長的粉色頭髮,對方沒好氣地回瞪他一眼。

多年後說起卡米洛的第一次跳級,霍茲菲爾都會誇大其詞地說那叫驚喜?壓根兒就是一驚嚇!

 

    卡米洛家離學校比較遠,便在學校住宿。學校沒有強硬住宿規定,而且中學來說外來生也比較少,多數學生都會選擇放學就回家,快活自在嘛。於是宿舍裡的人,也就未必是自己班的人了,卡米洛生性有那麼點孤僻,又是跳級生,跟宿舍的人幾乎沒怎麼交流過,他也不在乎,自己一頭沉迷在書堆里。況且一到週末,卡米洛就會忘霍茲家裡跑。

    十六七歲的少年,週末總會成堆地做些事,比如玩遊戲,比如打籃球,又比如……在誰家看點黃色小電影。這對於青春期的男生來說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可是在平常來說再怎麼正常不過的這事,當卡米洛來玩時,總讓霍茲菲爾驚慌失措。猶如考試作弊被捉包,上車之後發現沒散錢一樣尷尬。所以那個看打算跟小德一起輕輕鬆松看小黃片的週末下午,隨著霍茲菲爾開門,眼睛接收到粉色的記號時,他的心情也跟著翻雲覆雨了起來。

    “那個……不如你先出去逛幾圈?”霍茲看了眼在室內看得專注的損友德恩,擋在門外好久才擠出這麼句自己都想抽死自己的話來。

    “怎麼了?不方便?”卡米洛有些疑惑地往屋子裡看,對方立馬就挪一步擋住視線,“……是……偶點兒……”樣子尷尬得好笑。

    這不擋還好,一擋就出事了。霍茲菲爾不知是太久沒見卡米洛還是因為太緊張腦袋被草塞住了,一時間忘記了對面的那個人除了是個小天才之外,還是個挺有性格的小少爺,但凡要是激起了他的好奇心,那可是怎麼壓也壓不下去的。

    於是這會兒小少爺眉頭一鎖,“怎麼了?你這是在干什麽不見得光的事?”

    “哪兒啊……”霍茲菲爾感覺到自己背後的衣服已經濕了一大片。

    本來吧就不是什麽不見得光的事,可讓你看到就是見不得光的事啊!這麼著急著,霍茲菲爾就是分毫不讓。然後當他還在盤算著下一句得怎麼說過去的時候,小天才拿出手機轉身往外走了幾步,剛鬆了口氣,卻聽到對方說“嗯,阿姨……霍茲他不知道在幹嘛,不讓我進去……”那語氣真是個受傷的小媳婦,怎麼聽怎麼委屈。

    好你個智商超群用在這種地方,知道自己來硬的體格上不夠來就打電話給家長去了?!再說這語氣跟平時那冷冰冰的是同一個人說出來的嗎?!演技這麼好咋不去做相聲?!

    霍茲菲爾心裡駡了一萬遍,卻始終屈服在自己之下,輸給了計謀。兩三步把對方扯回來扔進屋里順帶拿過手機打算硬著頭皮跟母親交代,然後,他發現……其實那電話壓根兒沒撥打過……

    那叫一個恨!那叫一個想撞牆。

    卡米洛奸計得逞卻還是那麼一臉平靜,勝利的喜悅只有在心中敲鑼打鼓跳起小舞。可當他看到霍茲菲爾那“見不得光的勾當”時,還是忍不住轉過頭笑了一聲。

    “……我還以為你是在屋裡藏了個女人?”這話可一點都不假。

    “什麽?誰藏了個女人?”德恩看到卡米洛進來,戲弄地朝霍茲菲爾吹口哨。“喲~小天才弟弟來了呀。”

    霍茲菲爾沒好氣地過去踢了損友一腳,“去去,嘴巴少說句會死?”說著便去取影碟。

    “欸欸欸!你幹嘛?正看到精彩的啊!”看到霍茲菲爾一直向自己是以卡米洛的時候,損友恩不怕死地把詢問對象拐了個彎,轉向身邊的粉發少年,“喏,一起看不?”

    這一句嚇得霍茲菲爾差點一頭撞地上,抄起沙發上的抱枕就往對方身上丟。“去你的他才14歲!”

    “14歲又怎麼了?14歲發育了吧?那啥了吧?是男人了吧?看點小片兒這叫健康教育。”說得霍茲菲爾臉一青一紅的,剛想發作,卡米洛悠悠地坐下來,說了聲我看。

    瞬間吱一聲吞回肚子里。

 

 

那啥我還沒寫完

現在趁坐隔壁的室友不在敲上來給Sagi大人解解癢

(做隔壁的可煩了我做什麽都看著......)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