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三】除夕夜的那点事儿

*西皮为明唐,分别就是我儿跟夏夏的儿子

*兄弟设定,详细请去看夏夏的文

*其实就是写着玩,除夕那会儿写的一大半,后半部分现在才补上所以其实我自己都写混乱了

*本来是有打算写全员,可是拖到现在我忘了脑中的大纲就把全员出现砍掉了(你

*谢谢夏夏一直帮我看着少安=3=以及,我想吃肉怎么办

 

-天征-
除夕夜当晚,长安城里一片喜庆欢腾,人们暂时把长久以来战乱所带来的负面情绪抛诸脑后,来迎接新的一年。
段天征今天早早就来到城里,一个多月前少安就给他寄去了信件,说听闻长安城除夕夜有庙会,多年未曾度过,今年希望能一起去看看。天征往日终年埋头于唐家堡的任务中,一个人也没那个兴致,所以已有多年没参与过这种集市。这次少安回来了还邀请他去庙会,多少还是有些期待,以至于几天前就已把所接任务逐一完成妥当,并在长安城内一处客栈住下,以便当天行程。
大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段天征特意换了身没那么显眼的衣服,提早了半刻在约定的牌坊下等待少安的到来。正当他看路边的大红灯笼看得出神时,突然有人拉了他衣角,天征回头看到的是个十多岁左右的小孩,正想开口询问何事,对方却先开了口。
“爹。”
段天征一下被搞蒙了,转念一想,咦不对!这些年来一直在任务身边打转,连姑娘的小手都没碰过,哪儿来的孩子?!不过小孩也都不小了,应该不可能认错自己亲爹吧……
想到这他已估摸出个大概,可是看着小孩样子又觉得不太像,为了确认自己的想法,段天征直接开口问:“你爹是叫段少安吗?”
“啊?”随后小孩踮起脚尖伸手探了探他额头,“爹你没事吧?发烧烧傻了自己名字也不记得了?”
“不,我不是你爹。”看着小孩疑惑的眼神补充道,“我是你爹的哥哥,是你伯父。”
小孩听到后一口咬碎了口中的糖葫芦,“哦!我知道了,爹是有跟我提起过,你就是那个经常摔短腿脑袋不太灵光有点傻兮兮的他哥!”再次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也是,气质上根本不一样嘛。”
段天征感觉自己的心像他口中的糖葫芦一样碎成了片片。这孩子怎么说话的来着,太伤人心了。这嘴巴倒是跟少安有点相似。
想到这段天征心里一时间百感交集,弟弟有了家室固然是好事,可是为什么少安从来都没向自己提过哪怕是一丁点。
“咳咳,”清了清嗓子,段天征蹲下来捏捏小孩的脸,“你应该叫我伯父的。”
小孩也不甘示弱双手捏回去,“可是我爹说过如果见到你要叫你……”想起了什么一样小孩猛地把手缩了回去,拍开天征的手之后沉默了。
段天征被这举动搞得莫名其妙,正想问清楚,一根竹子不知从哪儿飞了过来。段天征条件反射般一把拍下,一看却是丐帮常使用的武器,心想这大除夕夜哪来的叫花子找麻烦,立马就警惕起四周来,但不知道是因为人太多还是什么关系,居然感觉不到一点杀气,这怎么回事,闹着玩儿?
事实上那个正往这边冲的小子证实了这一点,“段!冬!至!”
对方冲得气喘呼呼,段冬至却还是不紧不慢地咬着手中那串冰糖葫芦。
“你……你……”
那小子喘得话都说不清,冬至只好伸手帮他顺顺背,“啥事啊惜辰?”
“你怎么又偷懒,偷懒就算了,来跟这种丑男人见面算个啥啊?”云惜辰终于理顺了气。
一句丑男人把段天征石化在那儿直直盯着小孩们。什么丑男人?!明明……明明……大家一直都说自己执行任务的时候样子帅倒一片姑娘的啊……?
段冬至头也不抬,咬掉最后一颗糖葫芦用那竹签子戳了下云惜辰,“你也别这样说,好歹他跟我爹长着一张脸,不过嘛……”小小的眉头皱了皱,“这衣着品味真是差得不能更差了。”
两小孩儿不约而同地抬头一脸嫌弃地看着段天征,那打扮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头上顶着个冠显得土来土气上面的装饰还是几片树叶,衣服还可以看得下眼,不过再往下看这裤子跟不能算是有穿着的鞋子就像不知哪儿跑出来的异类。
他一直都是穿着门派服装,平时极少需要自己选择服装,今天还是因为不想太显眼才换了下来,就随便找了几件以前执行任务时别人赠送的衣服套上,也没顾虑到好看不好看。
决定无视掉两小子,段天征继续站在牌坊下等待少安的到来。正等得不安时,他感觉到一股风劲降落在身边,随后便看到一抹白色身影一闪而过,带过一阵夹杂着血味的淡香。
天征认得那香味,那是在少安西域生活时习惯放于房内的香炉所散发的味道,用的时间久了,在少安身上的服饰中也总能闻到淡淡的香味。
随即他就跟了上去,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对方现了身形——虽然脸隐藏在兜帽下,天征还是一眼就断定了那是少安。
露出的左肩上有一道伤,血从那里沿着手臂流下,所幸看上去伤得不深。
“你这是怎么了?”
“路上遇到点小事。”看着天征扯了手帕给自己绑上,少安才道,“在城外遇到了个妇人,声称自己夫君被袭击,待我前去救援时才悟中了道,她夫君在暗处拿着剑刺过来。”
“你该不是被这样的平民给伤着了吧?”
兜帽下的面容笑了笑,摘下了兜帽露出一头银丝顺下来搭在胸前,“没,我当场一刀送命。”神情自若没有一丝杀人后的愧疚感,“而后却没想到跑出来个浩气盟,觉是我杀了无辜平民,二话不说一剑刺来。我想着还与你有约,不想惹事,便消去身形赶了过来。”语间提起浩气盟的时候眉头轻轻一皱,可见他对那人的出现感到生气。
天征只是呆呆看着他,对于少安杀了人还能如此淡定自若他并不没产生丝毫惊讶的情绪,倒不如说这才是成为杀手的基本条件,而令他在意的是他满头的银丝。
少安像是理解了他的心思一般,吸了口气再启唇,“某天醒来便如此,师傅说在明教这是常见的事,只要功力到达一定程度便会墨发变银丝,说是光明神的恩赐。”
说完他才仔细看清了天征身上的衣着,向来对外观讲究的少安一看便变了脸,拉起对方的手便转出角落直拖到衣坊去。


-少安-
俗话说人靠衣装,少安一直都很在意自己的穿着,不求富丽华贵,只求一身搭配舒适齐整,起码不会让人得出“丑”这一评价。但今天哥哥的装扮实在令他看不过眼,平时天征一直穿着门派服装,所以一直都不知道他穿着品味是怎样的,但如今一看真是让少安毛了起来,真是七岁定八十,穿衣品味烂这点真是一百年都改不了。
黑着脸把天征拖进了天字号成衣店,不等他点头同意少安便挑好衣服给了银两店家让天征去换上。
一开始对方还不同意,觉得这衣服能穿干嘛得花钱买别的。结果少安嘴脸勾了一个弧度道,“不穿?那就裸着好了。”然后伸手就去脱天征的衣裳,惹得对方不得不换。
少安对于这结果自然很是满意,待天征更衣完毕后他把换下来的衣物随手一扔,全然不顾那抱怨的目光便把人拉走。

大街上熙熙攘攘,人比平时不知道多了多少倍。少安拉紧了天征的手,生怕跟在身后无声抗议的人走丢。

不知道怎么去解释也懒得说,干脆看见什么好吃的都买了往对方怀里塞,搞得对方最后只能抱着一堆东西嘴巴里也塞满了直摇头。

看到那个被食物收买而明显消了气并且放下了防备的哥哥,少安心里也有什么东西消融开来。

说实在这段时间的相处让少安有多多少少的担忧,自从跟自己相认以来对方一直的小心翼翼都看在眼里。其实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分开了这么多年,两人的变化也甚多,可是少安始终不希望这样一直下去,所以今日才会以除夕之名相约于此,多少寄望于能打破这种莫名的隔阂。

“少安啊。”终于把嘴里的东西都咽下肚。

“嗯?”伸手轻拂掉对方嘴角的食物碎屑。

随着一声巨响,身后的黑夜突然炸裂开的烟火盖住了对方的声音,也仿若是那一刻中了无声的蛊惑,对方漆黑眼眸里映着的流光是引子,少安就那样凑了上前,在天征唇上落下轻柔的触感。

就一瞬的电流,让天征愣在了那儿,忘了言语。

“我们回家吧,天征。”

温柔得如幻象却亦是那样真实让人不忍拒绝。

 

 

-冬至-

……丢下孩子不管真的好吗……

 

评论(1)
热度(1)